月亮之上

2015-9-9 14:40| 发布者: 李轩| |来自: 中国新媒体信息网-河北频道

摘要: 作者:吴东林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这首《月亮之上》,是我最爱听的一首歌,因为喜欢这美的旋律,才把它设为我的手机铃音。要说这喜欢与不喜欢也是相辅相成的。喜欢听《月亮之上》这 ...
    作者:吴东林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这首《月亮之上》,是我最爱听的一首歌,因为喜欢这美的旋律,才把它设为我的手机铃音。
要说这喜欢与不喜欢也是相辅相成的。喜欢听《月亮之上》这首歌,并不等于喜欢接这恼人的电话,特别是半夜来电。
    作为一个公安局长,半夜来电一般会有这么四种情况:一是有严重的暴力案件;二是看守所有重大异常情况;三是有重大群体性事件的异动苗头;四是队伍出现重大的问题。对于我来说,还要再加上一件事,那就是父亲的身体出现了严重问题。所以,我总觉得自己有一种手机恐惧症。有时候就想,如果能把手机关上一个礼拜,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于是,最爱变成了最恐惧,最美的东西也变成了最令人纠结的魔咒。
    记得那是2012年的早春,刚刚下过一场春雪,在一个周六的凌晨四点,我的甜梦被“月亮之上”惊醒了。我拿过手机一看,是弟弟来的电话,心里就咯噔一下,赶紧的接听。不出所料,弟弟说老父亲心脏病犯了,他从县城去乡下刚把父亲拉到了县医院。听了这话,我赶紧叫醒爱人,抓紧洗漱,开车往老家的县城赶。
    早春的夜是很冷的,特别又是刚刚下了一场春雪。月亮挂在西天上,尽管明亮,但是有月亮的夜毕竟也是夜。好在这个时间公路上的车辆少了很多。
我工作的地方离老家大概有35公里的样子,白天开车要半个多小时,晚上开车,又没叫司机,就相对的慢了一些。路上的枯树在寒风中来回摆动着,路旁的道沟边上还留有些许的残雪,风打着飞驰的车吱吱作响,我惦记着老父亲现在的病情。
    在基层当个警察,是非常辛苦的。不要说平常忙忙碌碌,就是节假日能够正常休息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特别是我们这些在外地工作的人,回家看看老人的时间就更少了。
    当我们赶到医院,父亲正在病床上输着液,母亲在床尾坐着打盹,弟弟看着嘀嗒的液体。
    父亲看到我进了屋子,高兴的心情溢于言表:
   “来这么早,黑更半夜的,开车多不安全呀,我又没什么大事!”
我一看父亲蜡黄的脸,就知道事情不会太小。我知道,父亲虽然嘴上说不让我早来,其实他心里愿意我来得更早。不论多大的事,只要是我坐在他的身旁,他就会觉得很踏实。
    听到我过来了,母亲就急着对我说,从半夜两点,父亲就胸闷、出汗,大口的喘气。硝酸甘油片几分钟就含一片,连续含了11片,弄的嘴里只干哕。我说给孩子打电话吧,他说,大半夜的,等到天明吧。等了一会儿,我看实在不行,就给你弟弟打了电话。
    听到这里,我又是心疼又是着急,埋怨父亲,你以后可不要这样,有病早治,越拖越危险。治得早了,好得快。治得晚了,说不定就有生命危险。父亲尴尬的笑着没有吭声。
    父亲这边输着液,我就到了医办室,问了一下我父亲的病情。医生说,他有好几种老年性疾病,这一次是突发心绞痛,经化验他有糖尿病,他原来不知道有这种病。这一段时间他吃甜的东西特别多,所以加重了病情。这一次他发病,有可能是糖尿病带来的并发症。不过还好,住院半个月,应该差不多。
听了大夫的话,我心里踏实了不少。于是我走到一楼的小卖部,买了几个马扎,还买了一些生活用品,拿了上去。
    再走到病房,父亲和母亲都睡着了,估计一晚上折腾的累了也困了。我一来,他们也安心了。看着他们睡着的样子,听着他们呼呼的鼾声,心里不由一阵酸楚。老话说,父母在,不远游。可是,工作在,无奈何呀!
    瓶子里的液体缓慢的滴着,手表上的指针嗒嗒地走着,我跟弟弟小声说着话。他跟我说着来了后都做了哪些检查。我嘱咐着他,以后要经常问问家里的情况,两个老人都七十多岁了,身体说不准有什么事情。我们俩说着,窗户也慢慢亮了起来。
    到了八点多,弟媳给父亲送来了小米粥和炒的青菜。父亲醒了,我给他洗了洗手,让他吃饭。父亲说,反正现在没什么事了,在医院还要住些日子,你的事忙,有事你就回去吧。我说,今天是周末,估计没有什么大事,我不回去,你安心治病就行。听了这话父亲挺高兴。可是,就是这么不巧,我的话音刚落,“月亮之上”的音乐又响起来了。
    我一看手机是局指挥中心的电话,就赶紧走出病房,走到电梯口的窗子旁,接听了电话。原来是就在这一早晨的七点左右,一位企业的老板在遛弯的时候被绑架了,目前下落不明。
    我脚步沉重地走回病房,父亲正吃着饭,我满怀歉意地对父亲说,我还得走,有案子了。父亲说,去吧去吧,知道你们这工作没什么准头儿,别惦记我!
我只能把爱人留下,和弟弟一块照顾父亲,我自己又不无遗憾地开车踏上了回去的路程。
    我开车直接到了刑侦队,同志们正在紧张地分析案情。我仔细地听了他们的汇报。
    这个被绑架的老板,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他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天早晨出去遛弯。大家分析,这伙绑匪有可能是曾经在企业打工的熟人作案,绑匪了解他的经济状况,也摸清了他的起居规律。
然而这个时候,绑匪打来电话,索要赎金100万。听到这个消息,被绑架人的家属情绪极不稳定,要赶紧准备现金去交给绑匪。我们的民警耐心的给她解释,如果是熟人作案,绑架老板的时候,他可能认识作案人,要是一旦把赎金给了绑匪,撕票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要她一定配合我们的工作。
    整整一个上午,我们一直在和绑匪周旋。我们的民警扮成出租车司机,拉着受害人的家属去和绑匪交涉。谁知狡猾的绑匪不断变换交接地点,甚至跑到了山东地界,结果还是没有见到绑匪的身影。
在这一组民警和绑匪周旋的时候,我们的另一组人马,也在动用一切技术手段定位绑匪的行踪。他们假扮成检查卫生的防疫站人员,接近盲查目标,经过进一步排查,最终锁定了准确的地点。
    当我带领民警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这是一个离县城有近二十几里路的农村。测定被囚禁绑架人的地点是一个有高大院墙的民居。我们荷枪实弹,围住房子,先让一个民警翻墙而入,打开铁门,大家一拥而入冲进了大院。在东厢房外,正准备逃跑的两个绑匪,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束手就擒。我冲到里屋,看到床上坐着的被绑架者,手脚捆着,头上蒙着一个白布套,便迅速帮他扯下。他看到我们是来解救他的,一下跪倒在地上。
    等我们处理好现场,都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接下来的审讯工作还在等待着我们的民警,对于他们来说,这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看着东天的月亮已经高高升起,我这才感到了一点饥饿,一丝疲惫。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在我正要登车回赶的时候,电话铃又响了。这是弟弟给我报平安的电话,说输了一天的液,父亲好多了,晚上吃的也不少。听了这个电话,我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望着这皎洁的月亮,我也在想,在月亮之上有我们的梦想,我的自由飞翔的梦是什么呢?往小处说,是父母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能够及时地出现在他们的身边;往大处说,是通过我们的努力工作,给我的父老乡亲们一个安宁祥和的环境,让他们幸福地生活,快乐地歌唱!
 
     作者系河北作家协会会员、河北公安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现供职于邢台市公安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证件查询  |   备案信息  |   通知公告  |   版权所属    
独家运营机构:北京汉魂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3669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