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精英网 中国精英网 热点头条 查看内容

宽甸安监局地方保护博弈国法?

2014-3-27 12:28| 发布者: 晓萍| |来自: 中国精英网

摘要: 记者 李漠 “3月29日,我们要召开听证会,我们已经通知了!”电话另一端的辽宁省宽甸县安监局副局长梁士宏告诉记者。对“3.11”死亡事故的采访,开始于2013年12月16日。“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违法生产的宽甸县宝源 ...

记者  李漠

    
      “3月29日,我们要召开听证会,我们已经通知了!”电话另一端的辽宁省宽甸县安监局副局长梁士宏告诉记者。对“3.11”死亡事故的采访,开始于2013年12月16日。“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违法生产的宽甸县宝源硼铁矿(隶属于宽甸星航矿业有限公司),在安装通风井的设备时,违规用起重机将我厂员工蒋磊吊入井道,还违规让蒋磊摘钩,致其跌落井底重伤死亡。而宽甸县安监局却做出了不公平的行政处罚决定,处罚我方14.87万元,却仅仅处罚矿方1.08万元!我们认为宽甸县安监局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且程序违法,我们提起了行政复议。丹东市安监局撤消了宽甸县安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责成其重新做出处罚决定,而宽甸县安监局依然维持原决定。如果我们想继续维权,只能继续申请复议,还是走不出这样的怪圈,这真是地方保护主义战胜了国家法律、法规啊!”接到河北省遵化市鑫海钢材市场聚鑫机械厂(以下简称:聚鑫机械厂)厂长、企业法人代表王金才的投诉,记者立即赶赴宽甸县安监局进行采访。


       死者工友:起重机等设备都是矿方准备的


      2013年3月7日,聚鑫机械厂(厂方)依据《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向宽甸县宝源硼铁矿(矿方)提供通风井架护盘等设备,并派技术人员蒋磊、王宏利到通风井安装现场指导安装。

 

王宏利回忆事故经过

 

      王宏利向记者做了如下叙述:


      11日下午13时30分左右,通风井地面设备的组装、调试工作完成。这时,起重机司机把起重臂的钩子与护盘上的钢丝绳挂在了一起。随后,现场指挥人员让蒋磊与矿方的王献军一起,站在护盘之上。接着,司机操作起重机吊着他们下往通风井底放置护盘。下降6米左右,护盘被井壁卡住。此时,护盘距井底12米左右。指挥人员让司机起落几次试图通过,都未成功。指挥人员就说护盘先放这儿吧。蒋磊和王献军将钢丝绳从护盘上解下来,护盘坠落井底,造成蒋磊重伤。他被送到医院抢救,无效而亡。聚鑫机械厂承担了蒋磊6万元的抢救费,并给其亲属69万元钱。


      “起重机、焊接设备、7名安装人员,都是矿方准备的,我和我师傅蒋磊只负责指导!”王宏利告诉记者。


      “我采访陈志荣(矿方通风井承包人员),他说起重机、施工人员都是王金才雇佣的,他只是帮助联系!”记者回应他说。


      “我和蒋磊人生地不熟,不好雇设备和人。都是他们准备的!”王宏利称,“我们到哪里都是这样。”


      厂方:县安监局处罚不公


      事发后,宽甸县安监局根据县政府的授权,进行调查并形成报告。5月23日,县政府批复了该报告。报告认定这是一起安全生产责任事故,聚鑫机械厂和星航矿业有限公司均为事故单位。


      2013年8月 ,宽甸县安监局作出(宽)安监管罚字[2013]第(矿-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以违反《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的规定为由,分别给予聚鑫机械厂、王金才罚款13.5万元、1.368万元的行政处罚;分别给予宝源硼铁矿矿长王辉、星航矿业有限公司主要负责人陈义军各罚款0.54万元的行政处罚。

 

王金才向记者反映情况


      王金才认为处罚决定书显失公平,9月29日,他向丹东市安监局提请行政复议,理由如下:


      第一,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事故发生单位是宝源硼铁矿,而非聚鑫机械厂。厂方与矿方是买卖合同关系,合同所指的“实施安装”,按行业惯例,仅指地面安装,蒋磊为矿方安装护盘、进行摘钩的行为,是在已完成地面工作后受现场指挥人员指派的帮工行为。可见,蒋磊之死的后果应由矿方承担。


      死亡事故是因矿方违反相关规定造成的,责任单位自然应是矿方而非厂方。


      根据行业规则,安装井下护盘时,作业人员及相关设备应由两台或两台以上的稳车实施运输。矿方已经购买稳车,却闲置不用,而违规使用起重机作业。据此矿方也理应承担事故责任。

 

      现场指挥错误,起重机司机违规操作。现场指挥人员居然违背《起重作业安全管理规定》 关于“禁止有人站在吊物上一同起吊”的规定,居然让蒋磊等人站在起重臂吊着的护盘之上吊往井底。而且,他们还忽视了《起重作业安全管理规定》关于 “起重挂钩工在任何情况下不得让他人代替起重挂钩重物”的规定,竟然违规让蒋磊等人进行摘钩作业,以致酿成死亡事故。


      矿方违规使用无《特种作业操作证》、缺少安全常识的司机操作起重机。依据国家安监总局《特种作业人员安全技术培训考核管理规定》,操作金属、非金属矿山的提升设备运送人员属于特种作业;作业人员必须经专门的安全技术培训,考核合格并取得《特种作业操作证》后,方可上岗作业。


      矿方的通风井质量有问题,造成了护盘被卡,导致了死亡事故发生。厂方按矿方要求提供的护盘直径为4.2米,通风井设计报批的直径为4.5米,其间应有300mm的间隙,而通风井的实际直径却长短不一,导致在距井底12米左右通风井狭窄处就将护盘卡住。


      宝源硼铁矿成立于2008年11月,现年产量已达9万吨。但其一直未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属于违法生产,重大安全生产隐患始终存在。


      第二,程序违法。


      行政处罚法第38条第2款规定:“对情节复杂或重大违法行为给予较重的行政处罚,行政机关的负责人应当集体讨论决定”。而宽甸县安监局未能出示这方面的记录,涉嫌程序违法。


      听证程序也违法。宽甸县安监局曾于8月25日就适用民事诉讼程序组织过一次听证会,主持人是该局副局长曹鲲。厂方曾以书面形式,于听证会当日提出申请,要求被调查人员尤其是起重机司机、矿方负责指挥的技术人员等到听证会现场接受质询。曹副局长却声称这些证据应适用民事诉讼法“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应当由申请人提供,适用法律明显错误。厂方虽然当场提出异议,但未被采纳。宽甸县安监局的行为严重违背了行政处罚案件举证责任倒置的基本原则,置申请人于完全被动之境地,致使听证会走了过场,对案件的事实根本未予查清即草草收场。


      第三,适用法律错误。


      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厂方违反了《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37条的规定。而该法条只有在相对人的行为被确认违反相关职责的情况下方能适用。处罚决定书仅仅列明厂方违反了该条规定,但不能说清违反法条的具体内容。


      所以,县安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程序违法,应予撤销。


      县安监局:事故发生和责任单位是聚鑫机械厂


      对于厂方的说法,宽甸县安监局辩称:


      王金才对其员工负有安全生产管理责任,应在施工过程中制定相应的施工方案和规章制度,采取必要的安全防护措施。王金才应对“3.11”死亡事故负有责任。


      事故的发生和责任单位是聚鑫机械厂。合同明确约定,由供方“负责安装”,供方不能认为在外地安装,就放弃对派出人员和施工现场的安全管理。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蒋磊安全意识淡漠,违章指挥,冒险作业,高处不系安全带,在吊盘被卡两次放落均未放落到位的情况下,本应将吊盘吊出井口,查明原因,处理后再放落下去,但是他没有这样做,而是指挥拆卸吊盘与吊车挂钩之间的钢丝绳卡,致吊盘绳卡拆卸开一侧,突然向下抖动,导致其坠井摔伤致死。


      所以,宽甸县安监局对聚鑫机械厂的行政处罚认定事实清楚,依据法律正确,处罚适当,程序合法。


      市安监局:县安监局程序违法


      11月29日,市安监局作出丹安监复决[2013]1号和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撤消了宽甸县安监局《(宽)安监管罚字[2013]第(矿-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责令宽甸县安监局在本决定送达1个月内,重新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丹东市安监局认为,宽甸县安监局在进行行政处罚时,应依照法定依据和法定程序进行。《行政处罚法》第31、32、42条以及《辽宁省行政处罚听证程序暂行规定》第3、10条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较大数额罚款行政处罚决定前,应告知当事人依法享有的陈述、申辩、要求听证的权利。而宽甸县安监局对聚鑫机械厂罚款13.5万元,对王金才罚款1.368万元,没有履行法定的听证告知程序,属程序违法。


      12月26日,宽甸县安监局作出行政处罚告知书,维持原行政处罚决定。


      县安监局领导答记者问 


      记者在宽甸县安监局采访了梁士宏副局长,对话如下。


      记者:在操作过程中,是否可以直接吊人下井安装?


      梁:这个我不能过多解释。


      记者:举报人指矿方存在违章操作问题,按相关规定,不允许直接吊人往下送。司机是否具有特种车辆操作证?矿方是否具有安全生产许可证?


      梁:此案正依法处理。


      记者:是否可以直接吊人下井,出了事故,该由谁负责?


      梁沉默不语。


      记者:那这个矿干了多少年了?


      梁:没干几年。


      记者:那既然都干了几年,还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


      梁:正常有探矿证。


      记者: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能干吗?


      梁:得经过审查。


      记者:经过审查就可以了?那也没证啊!


      梁:哈哈,这我怎么跟你解释呢?!


      律师:本案焦点在于究竟哪方违章,哪方过错。


      就厂方与县安监局争议问题,记者特请信诚律师事务所北京负责人朱毅律师发表个人观点:


      宝源硼铁矿与聚鑫机械厂的该起事件,有关行政机关——宽甸县安监局负有查明事实,依照法定程序和法律规定进行处理的职责,应当及时有效且正确地作出处罚。


      然而,问题没有因处罚而被解决,聚鑫机械厂不服宽甸县安监局的具体行政处罚提起了行政复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28条规定:复议机关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应当审查具体行政行为认定的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凿,适用依据是否正确,程序是否合法,内容是否适当,来决定是否撤销、变更、确认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或是维持。


      该案焦点在于究竟哪方违章,哪方过错,以及责任如何划分?根据国家标准局(现标准委)《起重机械安全规程》第5.1、2.1款规定:被吊物体上有人或浮置物时,司机不应进行操作;该行为同时也违反了《起重吊装作业安全操作基本要求》的规定。另据《刑法修正案(六)》关于重大责任事故罪的规定:“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构成该罪。本案事故造成一人死亡属于重大伤亡事故,起重机司机及相关主管负责人员违章作业,涉嫌该罪。重大安全事故不得不报、瞒报、延报,有关部门应深入调查并问责。


      就此事件,矿方如未取得国家的安全生产许可证,擅自生产。如查证属实,其行为严重违反了国务院《安全生产许可证条例》第2条和国家安监总局《非煤矿矿山企业安全生产许可证实施办法》第2条的规定,具有很强的违法性和危害性,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为了维护法律和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应由宽甸安监局依法及时处理。


      谁违章谁负责,谁过错谁承担责任。行政复议体现国家的法律尊严和法治形象,是行政机关纠正违法行为的机制,复议机关应当查明本案事实,依法严正处之。除法律法规特殊规定外,行政复议并非终局裁决,行政相对人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仍然可以提起行政诉讼。由司法机关就所争议的行政行为作出最终裁决。


      自宽甸县安监局对“3.11”死亡事故进行行政处罚以来,引起了争议,也备受媒体关注。3月29日,宽甸县安监局将召开听证会,结果如何,我们将拭目以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证件查询  |   备案信息  |   通知公告  |   版权所属    
独家运营机构:北京汉魂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3669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