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精英网 中国精英网 每日播报 查看内容

北票市路改征地惹争议

2014-3-31 10:14| 发布者: 晓萍| 原作者: 李漠|来自: 中国精英网

摘要: 辽宁省北票市政府以国道改造为由征地,工程开工两个月《预征收土地公告》才下发,补偿标准之争从未间断,“8.23”事件终于酿成;同时,就在村民还在举报市政府缺少变更农地用途等必备手续的同时,路基早已铺就。

中国精英网/赤子杂志社  记者 李漠

 

      “我们北票市非常重视农民反映的问题,始终在积极解决。”2014年3月27日,辽宁省北票市市委宣传部李姓部长来电话告诉记者。而至此刻,记者对该市的采访已历时4个多月。“市政府不依法征地,不按省政府文件补偿,百姓上访,始终被踢皮球;为了保护自己合法拥有的树木不被毁掉,多人惨遭毒打,甚至还有多人被抓……”接到数十名村民的联名投诉材料后,记者于去年的11月11日就奔赴北票市开始了采访。村民是依法维权,还是无理取闹狮子大开口?北票市政府是依法征地,还是欺上瞒下另有玄虚?这些疑问的答案,随着采访的深入渐渐明晰。


征地程序是否违法?


       寒风中,在北票市中心苦等了十几分钟后,记者终于拦住了一辆出租车。颠簸20多分钟,记者来到了五间房镇土城子村头北侧的被征林地现场。

       一条劈开杨树林径直北去的砂石路已经草草铺就。不时有汽车挟裹漫天尘土而至,让人侧身掩鼻。


      跨过路边的防护沟,进入未被征用的杨树林。很多林木直径粗过碗口,记者用双手已经不能合围。随意选了一片相对平缓的林地,用脚步粗略丈量出一亩左右的面积,清点一下共有树木66棵。


      回到路上,裤腿、鞋面的灰尘还没来得及清理,王富军、王德林、郭永春、平振涛、平振东、王志民、王玉全、肖胜军等数十名村民便围拢上来。他们七嘴八舌,话题均与征地相关。


     “征地程序违法”,是村民举报的焦点之一。


     “征地前没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更不用说全体村民大会,也没补偿方案。2013年3月,镇政府江副镇长等来到老百姓家里,告诉大伙儿市里征地,每亩补偿1.2万元没商量,接着就让我们在表格上签名领钱,但不给任何票据!”肖胜军说“人家还告诉我们不满意就去告!”


      “连续上访后我们才弄明白,这次共占林地466.7亩,其中有五间房镇土城子、西牌楼沟等村173.7亩。另外,还征占王兰旗、庄头营等村的一些蔬菜大棚地。”平振东强调,“不满意的人老多了。”


      “今年4月10日前后,镇政府领导明知还有一些人家没签补偿协议,竟然就带着推土机、挖沟机强推百姓树木,施工方随后开工筑路!”王玉全告诉记者“路德地被毁8亩地、于海洋被毁1.8亩地,他们有《林权证》,而且还没有签署补偿协议!”


      “直到6月,道路已经开工2个多月之久,北票市国土资源局才补发《预征收土地公告》。”平振东掏出《预征收土地公告》告诉记者。


      记者注意到《预征收土地公告》的落款日期为2013年6月21日。


       林木属于村民,而林地属于村集体,征占必须在《村民组织法》允许的范围之内进行。记者联系到了村委会主任董军。


       他一再强调,自己始终没有参与征地,根本不知情。


      “身为村委会主任,几月征地几月修路你不知道?”记者大惑不解:“村民信任才选你当村委会主任,你什么都不知道?”


      “下头场雨时,大概是3月征地,修路大概是4月。”董军终于告诉记者。


      “征地前是否召开全体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记者追问。


      董军的回答与肖胜军的说法基本一致。


征地补偿依据何在?


     “补偿不公”是许多村民见到记者就反映,甚至追到住处还要诉说的问题。


       肖胜军认为,“每亩补偿4.8万元”才算相对公平。他的依据是:辽政发(2010)2号文件,即《辽宁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实施征地区片综合地价标准的通知》(以下简称“辽省通知”)。


      “依据还有北票市国土局的《预征收土地公告》。”平振东指出:“征地刚开始的时候,我和其他村民没有考虑太多就签字了,后来看到了这两份文件,才明白我们应得的补偿是每亩4.8万元。”


       查阅“辽省通知”,记者看到了如下字句:“依法征收农民家庭承包土地的,补偿费的80%归被征地户。”而《预征收土地公告》中则有如下表述:“五间房镇土城子村为一类区片,综合补偿标准每公顷90万元。”


      “每公顷90万元,每亩就是6万元,80%就是4.8万元,为此别的村也有人上访。”王志民说着交给记者两张朝阳市委、市政府信访局发给北票市政府的信函。


      记者看到,信函要求北票市政府给予西牌楼沟村八组王福军、土城子村平振玉等上访人书面答复。


     “尽管好几个村都有人上访,但我们都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王玉全告诉记者:“8月21日,政府领导答复我们被征占的林地承包形式不构成家庭承包方式的要件”。


      这时,人群躁动起来。记者连连摆手,示意大家安静。


     “我们有合法的承租合同,还有《林权证》,怎么不构成家庭承包方式的要件?”肖胜军挤到记者眼前抢着说,“他们就是欺压百姓!”


     “2005年,村委会与我们签订了《林地承租合同书》,将80亩左右的土地交给我们种树。”“3年后,市林业局给我们核发了《林权证》!”


      说着,他把土城子村委会与村民签订的《林地承租合同书》递给了记者。


      记者看到合同书有如下约定:村民可无偿使用土地,村民必须按要求栽种杨树,成材后,全部收益归村民。其落款日期是2005年12月11日。


     “早在1984年我们就在这片土地上种树了。树木成材采伐后,我们再次种树,并签订了合同。”肖胜军接着说“现在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不构成家庭承包方式的要件就不构成了?依据是啥呀?”


      他同时又把《林权证》塞到了记者手里。


      记者看到证件的核发单位是北票市林业局,在落款公章的上方有这样的文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规定,本证中森林、林木、林地所有权或者使用权,业经登记,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因时间所限,无法全面核查村民《林权证》持有情况,记者便锁定了土城子村王富军、王德林、王志民等48户上访村民。

 

路基已基本成型的道路


      “我们都有《林权证》。”王志民说,“除了外出打工的,或者《林权证》丢失的,都能找到。”


      “那就请出示《林权证》、身份证等有效证件吧!”记者告诉村民。


      共有26户村民提供了《林权证》等有效证件,核对无误后,对现有《林权证》属下的被征林地进行统计,共计46.6亩。


      “我们的林木还没有成材,只能按棵树计算,每亩大概60棵,46.6亩就是2700多棵。”王志民告诉记者。

 

平振东(前排中)向记者介绍在“8.23”事件中,自己和村民被打的情况


      “我们手拿省政府文件、《预征收土地公告》、《林权证》还有承租合同,一次次上访,没人管啊!”平振东称,“8月23日,镇政府领导继续带人毁我们的树木、蔬菜大棚修路,我们土城子和王兰旗等村的六七十号老百姓上路阻拦,政府随即出动了一二百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暴力相向,‘8.23’事件爆发。”


      “我们的林木受法律保护,我们阻止别人毁坏,政府却用暴力手段对付我们!”平振涛告诉记者,“我和哥哥平振东等5人被打伤,我和王学青等7人还被拘留!”


      “在看守所里我被迫签署了补偿协议。”他解释说,“我被关押了5天,王学青足足被关押了10天,但他至今也没有签补偿协议。”


      受时间限制,无法全面调查,记者随即对8月23日这天,土城子村持有《林权证》且没签补偿协议的村民被毁林地亩数进行了了解:郭永春4.78亩;平振涛1.02亩;张英3.91亩;张有1.43亩。


      加上同样持有《林权证》且没签补偿协议的路德地、于海洋在4月被毁的林木,林地面积共20.94亩,被毁林木大约1200多棵。


      对如此狭窄的人群进行调查就发现了这样的问题。那么,此次征地,还有多少持有《林权证》且没签补偿协议的村民也有同样的遭遇呢?又有多少林木被毁呢?


      在回答记者相关征地程序与补偿,以及“8.23”事件等等问题时,董军主任犹豫之后才告诉记者:“我不闻不问,这次征地属于政府行为,我一个小村主任能干啥!”


      他还说:“我也有林地被征用了。”


      “你的也是每亩1.2万元(补偿)?”


      “还能多吗?”


      “公路那儿你去了没有?”他问记者。得到肯定答复后,他说:“听说在上边叽里咕噜就给踹下去了!”


改变土地用途等手续是否齐全?


     “不依法补偿,牺牲老百姓利益修的这条20多公里长的路,直通大黑山温泉别墅区,这究竟是为谁修路?”平振东告诉记者,“这条路,是毁林开出来的新路,怎么能叫改造?原来的兰旗到大黑山的老公路,与现在的新路相距两三公里远呢。”


      查看辽宁省交通厅网站得知,在2013年3月4日,该网站曾刊发的《北票段完成第一项工程内部招投标工作》一文中有如下叙述:兰旗至大黑山段改造工程,是北票市政府今年重点工程之一,是政府顺利完成大黑山温泉小镇工程项目重要保障。


      经进一步了解,记者得知该温泉小镇除别墅区以外,还有普通居民区。


     “修这条路毁了我们老百姓的466.7亩林木。”平振东看着记者说,“按每亩60棵树计算,466.7亩,就是2.7万棵左右啊!这数以万计的树木被砍伐,市政府有齐全的相关手续吗?将466.7亩林地,以及王兰旗、庄头营等村的蔬菜大棚地变为建设用地,市政府相关的手续齐全吗?”


      “我们听说不仅砍伐树木没手续,修路也没手续!”平振东称,“我们村会计造假账的目的,就是为了欺骗上级获得修建道路的审批手续!”。


      肖胜军和王玉全接着对平振东的说法进行了注解。


      “2013年7月的一天早晨,我和肖胜军去王玉国家办事儿,看见他家炕上放着的账本居然有我的名字,名字上还摁着大红手印。这吸引了我,凑近仔细一看,是这次征地补偿款领取明细账,补偿金额是每亩4.8万元!”王玉全称,“当时,我惊呆了,是谁冒充我签的字画的押呢?”


      “我一看,我的名字也被冒用了!”肖胜军看着记者说:“后来我们听说,他们造假账时按手印怕重复,连脚趾头都用上了!”


      “不仅弄虚作假,修路手续也没有。”平振东称,“这是我们村的村民在北票市的退休老干部家当保姆时听说的。”


      为了得到官方的说法,记者决定采访村会计王玉国之后,就去市、镇两级政府。


      对于突然造访的记者,王会计显然很抵触:“我不接受采访,我只是个干活的!”


      “村民举报涉及到了你,所以我才来找你!”记者解释道。


      “我是具体干活的,什么也不涉及我,你找上边去!”他有些激动。


北票市复函:依法征地,程序合法,村民自愿


      就在赶往镇政府的路上,五间房镇党委孔副书记联系到了记者,并随后与记者一起来到了市委宣传部。


      五间房镇江副镇长等随后赶到并接受了采访。


      因需要采访的其他人员和部门众多,加之接到了紧急任务,记者留下需要答复的关于“征地程序、补偿依据”等问题后,便奔赴更加寒冷的黑龙江了。


      一周后,北票市做出了这样的答复:“此次庄林线征地工作由北票市国土资源局依法进行,被征地户自愿签订了征地协议书,程序合法;五间房镇土城子平振玉等村民被征占的林地承包形式不构成家庭承包方式的要件,均属于其他承包方式;按朝阳市委朝发(2010)3号文件规定,林地所有权者与使用者按8:2比例分成;据调查村会计没有造假账,肖胜军、王玉全反映情况不实。”


北票市未再次复函


      返京后,记者多次电话采访北票官民双方。2013年12月31日,记者又致函北票市相关部门进行补充采访,提出了以下问题(因篇幅所限,对原文进行了删改):


      1、有村民问:“牺牲百姓利益,修建了直通大黑山温泉别墅区的路,究竟是为谁修路?”对此,政府有何解释?


      2、复函称:肖胜军、王玉全关于村会计造假账的举报不实。而记者采访会计王玉国时他却说:“我是具体干活的,什么也不涉及我,你找上边去!”,对此,政府有何解释?


      3、据查,部分村民既有合法的《林地承租合同书》,还有《林权证》,而上次复函称:“平振玉等村民被征占的林地承包形式不构成家庭承包方式的要件。”那么,构成家庭承包方式的要件是什么?


      4、上次复函称,“庄林线征地工作依法进行,被征地户自愿签订了征地协议书,程序合法。”据查,政府3月征地,4月毁林筑路,直到6月21日,市国土资源局才下发《预征收土地公告》,“程序合法”说,能站得住脚吗?


      5、据查,平振涛是在看守所被逼迫在补偿协议上签字的。“被征地户自愿”说,成立吗?


      6、 砍伐460余亩林木,政府有审批手续吗?有林木采伐许可证吗?如果有,请把复印件传真过来。


      7、之前电话采访时记者索要林木采伐许可证复印件,得到的答复却是“林木采伐许可证属于机密,不能复印”,请问,林木采伐许可证真的属于机密吗?


      8、修筑兰旗到大黑山的公路,市政府相关手续齐全吗?将460余亩林地变为建设用地,有齐全的相关手续吗?如果有,请传真过来。


      截至2014年3月26日,北票市未就记者提问予以正式答复。

 

律师说法


      就道路工程审批、林木采伐等问题,记者专访了供职于北京市衡卓律师事务所的中国著名大律师朱爱民。


      记者:修建国道级别的公路,必须经过哪些部门审批?


      朱:必须经过发展和改革委(局)、国土资源局、环保局、规划局、建设局等部门的审批,获得立项批文、用地批文、环保评定、规划许可证、施工许可证等方可开工。


      记者:征占农地需经过村民同意的法律依据有哪些?


      朱:国务院2004年下发的第28号文件规定:在征地依法报批前,要将拟征地的用途、位置、补偿标准、安置途径告知被征地农民;对拟征土地现状的调查结果须经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户确认。


      《村民组织法》第19条规定:涉及村民利益的重要事项,村民委员会必须提请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


      记者:征占460多亩林地修路,必须履行哪些程序?


      朱:依据《土地法》、《土地法实施条例》,征地的程序分批准和实施两大程序。


      在大型建设项目征地的批准程序中,建设项目和征收土地等方案依法经国务院或省政府批准。


      在征地的实施程序中,适时发布征地公告非常重要,即必须在征地前发布。


      记者:变460多亩土地为建设用地,法律有哪些规定?


      朱:《土地法》第44条规定: 建设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的道路、管线工程和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国务院批准的建设项目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由国务院批准。


      记者:您如何看待持有《林权证》没有签署补偿协议的村民林木遭砍伐的行为?


      朱:《林权证》是依法经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登记核发,由权利人持有的确认森林、林木和林地所有权或使用权的法律凭证。


      《森林法实施细则》规定:除采伐竹子和不是以生产竹林为主要目的的竹材以及农村居民采伐自留地、房前屋后自有的零星林木以外,凡是采伐林木必须申请林木采伐许可证,并按照许可证的规定进行采伐。


      而《林权证》是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的必要条件,如果村民合法持有有效的《林权证》,北票市政府就不可能对该《林权证》项下的林木拥有合法的林木采伐许可证。那么,政府砍伐这些林木,必然属于非法砍伐。


      记者:具体触犯了哪些法律?


      朱:《森林法》第39条有如下规定:盗伐林木是指行为人违反《森林法》和其它保护森林法规,未取得林木采伐许可证,擅自砍伐国家、集体或他人所有林木或本人承包经营的国家或集体所有的森林和林木的行为;虽持有采伐许可证,但违反采伐许可证规定的范围,采伐国家集体及他人自留山上或他人经营管理的森林和林木的行为也属于盗伐林木行为。


      记者:后果呢?


      朱:《森林法》第4款规定,盗伐、滥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记者:具体规定是什么?


      朱:《刑法》第345条规定:盗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数量巨大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量特别巨大的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盗伐、滥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森林或者其它林木的,从重处罚。

       记者:何谓“数量较大”?


       朱:“数量较大”的起点是:在林区,盗伐一般可以掌握在2—5立方米或幼树100—250株;滥伐一般可以掌握在10—20立方米或幼树500—1200株。在非林区,盗伐一般可以掌握在1—2.5立方米或幼树50—125株;滥伐一般可以掌握在5—10立方米或者幼树250—600株,或者相当于上述损失。


       记者:何谓“数量巨大”?


       朱:“数量巨大”的起点是:一般是指在林区盗伐20—30立方米或幼树1000—1500株,在非林区盗伐10—20立方米或幼树500—1000株,或相当于上述损失的;


      记者:何谓“数量特别巨大”?


      朱:“数量特别巨大”的起点是:在林区盗伐100立方米以上或幼树5000株以上,在非林区盗伐50立方米以上或幼树2500株以上。


     “要想富,先修路”,这早已经是毫无争议的共识。但因征地补偿问题纠结而成的“官民之争”时有发生,有时甚至尖锐对立,此类事件在全国范围内并不鲜见。北票这一起绝非个案。村民的合法权益理当受法律保护,维权也要依法进行;而政府的征地与补偿,更要依法进行。否则,不仅有违政府依法行政的理念和执政为民的宗旨,富民路很容易就变成了害民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证件查询  |   备案信息  |   通知公告  |   版权所属    
独家运营机构:北京汉魂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3669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