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嘉善县超万亩基本农田被占?

2014-8-15 11:33| 发布者: 梁斌| 原作者: 李漠|来自: 中国精英网

摘要: 工厂违法占地,村民不停举报,国土局于是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进行罚款,而处罚决定则停留纸上,村民再举报,国土局便将案件移交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从此无下文,而工厂则继续违法占地,如此“怪圈”让人唏嘘……
中国精英网/赤子杂志社  记者 李漠

       素有“浙江的米袋子”之称的浙江省嘉善县,是2010年度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更是浙江省现代农业的重要示范区,然而日前,当地农民却反映该县存在侵占基本农田超万亩,其中被抛荒数千亩的问题。

       继今年5月第一次对此问题进行采访之后,记者再次于8月4日深入嘉善县下辖6镇中的天凝、姚庄、干窑、西塘4个镇,进行了第二次深入采访。

       天凝镇村民:千亩基本农田被占

       “我真的搞不懂,我们有承包合同,我们的承包地受法律保护,可为什么违法占用我们30亩承包地的嘉兴华佳通塑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佳通塑业’),除了被罚了点儿钱,其它的就不被追究了?!”说到这儿,天凝镇洪南村的村民田友林的脸涨红了。

       他是第一个向本媒体投诉的当地村民。得知记者来到了嘉善县城,在上海打工养家糊口的他连忙请假返乡接受采访。

       他告诉记者,在第二轮土地承包中,他与十几户村民分得基本农田共计60亩左右。2004年修建“申嘉湖”高速公路,其中的30亩(有他家2.6亩)被项目指挥部暂时租用,补偿是区区的300元钱(每亩每年)!项目完工后,村里占了这些土地。随后“华佳通塑业”未经任何审批,未履行任何法定程序,未对村民进行任何补偿,就占了这块地建造了厂房。村民纷纷向上级举报,也没结果。

       “在我们这里,不经批准,老百姓占几平米盖个猪舍都不行,可人家有本事的占几十亩几百亩基本农田建工厂却啥事都没有!”说罢,田友林把脸扭向了一边。

天凝镇洪南村村民田友林向本媒体投诉后,记者赶到嘉善县。在上海打工养家糊口的他匆忙回到嘉善县县城接受采访。他告诉记者,自己有土地承包证的基本农田被华佳通塑业公司强占,多次上访也没结果


田友林的妻子向记者展示他家的土地承包合同


       来到洪南村田友林的家里,记者看到他75岁的老妈妈正在大把地吃药。他的妻子说:因为家里的耕地被强占,老人上了急火,在去年3月得了脑梗,仅医药费就花了近10万元,病情却没有好转。

       “‘华佳通塑业’占的地究竟是普通农田,还是基本农田?”带着疑问,记者推开了洪南村的一个杂货店的门。

       老板告诉记者:他祖居此地,了解当地情况,“华佳通塑业”占的都是基本农田,对村民也没有进行合理补偿。

       记者随后找到曾任洪南村张安第六队会计的田金顺询问相关情况。他说:“洪南村被占的全是基本农田,具体多少说不清,但原有基本农田182亩的第六生产队,现在仅存60多亩。”

       “被占的地主要用于厂房建设。”他补充道。

       天凝镇被占的基本农田有多少呢?本地生本地长,并多年向上级举报违法占地的村民王华(应其请求,采用化名)称:“至少有1000亩基本农田被占,我们农民心疼也心慌啊!”

图为违法占地的华佳通塑业公司。县国土局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后,也进行了罚款,之后,将案件被交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从此没有了下文

华佳通塑业公司老板金鑫明告诉记者自己的塑料制品是环保产品。他还说自己想买地而不想从村里租地。


       姚庄镇村民:大概四千亩基本农田被占

       “我们镇被占的基本农田有四千亩左右!主要用于厂房和道路建设。”姚庄镇界泾港村村民周林兴称:“我们村基本农田被占情况十分严重:2002年,泰山构件厂占42亩(其中有我家1.2亩,有陈海其家4亩,有朱云甫家3.31亩);2002年,申桥管桩厂占40亩;2003年,森立纸业公司占32亩……”

姚庄镇界泾港村村民周林兴向记者反映姚庄镇大概有四千亩基本农田被占,绝大部分用于建造厂房


       “我的承包权证在手,承包期还有十几年,土地却被强占了,我不服气,多次到嘉善县国土局反映情况,可就是要不回被占的3.31亩土地!”83岁的界泾港村村民朱云甫告诉记者:“我所在的清水斗五组原有基本农田506亩,被占了170亩左右。征地前没有履行任何程序!”

83岁的姚庄镇界泾港村村民朱云甫告诉记者,他的承包权证在手,承包期还有十几年,受法律保护的承包地被强占了,多次到嘉善县国土局反映情况,就是要不回土地

姚庄镇界泾港村村民陈海其告诉记者这样的基本农田保护的标志,在姚庄镇很多,但是面对强征强占,没啥用,这里的企业占的地,是基本农田


       “姚庄镇的耕地都是基本农田,基本农田保护的标志过去很多,但是面对政府的强征强占,没啥用!”界泾港村村民陈海其称。

       朱云甫和陈海其的说法,得到了村民周林兴、朱文荣、朱毛毛、沈友根等人的证实。

       周林兴还补充说:“在2002年到2004年期间,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村、镇强占了60亩基本农田,并转卖给了泰山构件厂、森立纸业公司、永昊纸业公司、天奕五金公司等企业建造厂房、道路等。”

姚庄镇界泾港村村民沈菊花(中)告诉记者,镇政府征占村民的基本农田没有征得村民同意

       随后,他带着记者找到了原张安村(已经划归界泾港村)的老村支书江海民。

       江海民告诉记者:张安村原有近1100亩基本农田,被占了几百亩。村边东方路两侧厂房占的都是基本农田。

姚庄镇张安村老书记江海民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本村被占土地,都是基本农田


       干窑镇村民:超万亩基本农田被占

       位于长江三角洲腹地的干窑镇,地处嘉善县中部,江、浙、沪的交汇点,地理位置十分优越,是投资办厂的好地方。

       记者设法找到了新星村的村民代表顾亚萍、柴海娟、高水英。6年来,她们坚持向上级举报本村基本农田被违法占用等问题,均无果。

       顾亚萍从阁楼里抱来两个大纸箱子,从里面几十斤重的材料中,为记者挑选出1尺多厚的相关材料。

干窑镇新星村村民代表顾亚萍【右一】、柴海娟【中】、高水英上访6年反映本村基本农田被违法占用的情况,但均无果。图为她们从几十斤重的上访材料中,为记者挑选相关材料

       “新星村共有100家左右企业,占用基本农田大概400多亩,其中文高玻璃搪瓷公司占10亩;创兴木业公司占45亩,古特电子厂占18亩,龙凤电镀厂占地26亩,方顺铸造厂占10.4亩……”顾亚萍告诉记者:“举报了这么多年,相关情况已经烂熟于心!”

       在顾亚萍的带领下,记者找到了新星村的老书记吴钦祥。他向记者证实,新星村被占的耕地都是基本农田。

       为了解其他村的相关情况,记者来到了黎明村。

       自称坚持举报违法占地8年,仅去嘉善县国土局就有数十次的村民吴四娟告诉记者:俞曹村(后划入黎明村)原有基本农田2100多亩,现在半数被占。

有村民告诉记者,干窑镇的耕地是受保护的,但是,很多基本农田都被侵占,改变了使用性质


       黎明村村民胡海其向记者展示了“村民联名”的举报材料。材料显示:黎明村有3000亩A级保护农田被用于干窑工业区建设。仅污染企业浙江群展精密紧固件公司就占用320亩;2009年,以建养老院搞公益事业为名,占用干窑镇和西塘镇交界处的800亩左右基本农田,搞房地产开发,其中有别墅。

       “整个干窑工业园区(原名干窑工业开发区,2004年被浙江省政府、浙江省国土资源厅等联合发文取缔,开发区遂改为干窑工业园区,后又更名为工业功能园区)侵占农保田5000多亩!”古稀之年身患癌症的黎明村村民叶福明,把记者带到村边一个基本农田界桩前蹲下身说:“我们这里被占的全是优质高产的基本农田!”

2004年4月16日,干窑开发区等641家开发区以及工业园区被浙江省政府、浙江省国土资源厅等联合发文取缔。后改为干窑工业园区,又改为工业功能园区。据村民介绍,这里占用基本农田搞工业厂房建设的面积有数千亩


       随后,他又带着记者来到了位于北邻三赢医疗器械公司,南接东菱科技园,西侧是愈曹路的一大片荒地前说:这里抛荒的基本农田有60多亩,是2008年前后东海电子征占的。整个干窑工业区大概有1000亩基本农田被抛荒!

       随后,他陪着记者,在园区内边走边介绍相关情况。

       黎明村原有农保田6000多亩,是远近闻名的养鸭基地,2002年8月11日,温家宝总理还前来视察,但几个月后,鸭棚就被迫拆除,数千亩良田被强征,灌溉设备被拆除,农业设施被破坏,这里变成了干窑开发区。

村民告诉记者,过去干窑镇像这样的基本农田界桩很多,但阻止不了侵占基本农田的行为

       这里共有26个工厂,很多为空置的厂房,空置时间最长的已逾6年(位于庄驰中路88号);占30亩基本农田的浙江迈斯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荒芜3年至今;位于庄驰中路99号的东能电子有限公司,在2007年6月圈地50亩,其中26亩荒芜至今;开发区管委会还搞所谓的预征,被抛荒的就有300多亩。

干窑镇工业功能园区有大面积的良田被撂荒,村民依法要求复耕,总是被拒。图为工人在为荒芜的良田建围墙

       在一片水塘边,记者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左转走进了村边一农户家,并采访了一位张姓老者。他介绍说,这片水塘位于三赢医疗器械公司前,原属于黎明村俞家浜17社,有50亩的面积,是基本农田,被挖成了虾塘,将来要搞工业建设。

       叶福明告诉记者,这位老者是俞家浜的老村干部。现在,俞家浜南江一队、二队、十队的四五百亩基本农田,正在被征占。

       随后,他开始介绍“违法占地”情况:海源塑料公司占地20亩,正准备出卖;仁海机械厂占地69亩,占地五六年没有使用;浙江美嘉达公司占地30亩;庄驰物饰公司占地50亩;金雨实业公司占地124.8亩;嘉善经纬办公设备有限公司约占地103亩(后高价转卖给台商);黎明村搞的4个厂占地近150亩!

       “他们占的都是我们老百姓活命的基本农田啊!”说到这儿,老人捂住了胸口。

70岁的干窑镇黎明村村民叶福明手指被撂荒的良田气愤难当。他告诉记者,干窑镇的农田,全是优质高产的基本农田,可惜全村5000左右亩基本农田,已经被占过半


       “干窑镇究竟占用基本农田多少亩呢?”新星村村民顾世荣的说法吓了记者一大跳。

       “自2003年前后到2010年,干窑镇侵占基本农田1.5万亩左右,其中被抛荒5000多亩!”顾世荣斩钉截铁地说。记者向吴四娟,周林兴等村民求证,得到了肯定得回答。

       西塘镇:数百亩良田上长出成片别墅

       “这里有公寓,还有别墅,都是70年的大产权!”当记者按照胡海其提供的“村民联名”举报材料,找到这个位于西塘镇宏福路的保利·西塘越地产项目售楼处后,售楼小姐手指楼盘模型,向记者以及陪同前往的吴四娟推销房产。

       让记者大吃一惊的是,楼盘模型显示这里建造出售的别墅竟然有百栋左右,占了整个楼盘三分之二左右,而那个征地由头——养老院,则九牛一毛般地偏居一隅。

位于西塘镇的保利.西塘越地产项目,别墅在公然售卖

       走出售楼处,与吴四娟穿行在别墅区里。就胡海其等人关于“保利·西塘越地产项目占用基本农田800亩”的说法,记者向吴四娟求证。

       她说:“属实。”并解释说,这个项目占的是干窑和西塘两个镇的基本农田,其中有干窑镇黎明村牛头湾的380亩左右,其余的400余亩地,是西塘镇的。

       “三镇”农民:国土局罚钱了事,法院不予执行

       “我们的命根子被夺走,我们就不停地向国土局举报,逼急了他们才下一个行政处罚决定书,然后就不痛不痒地罚点款,老百姓再举报,他们就把案件移交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而法院对这些工厂至今也没有强制执行!”面对满脸疑惑的记者,周林兴说:“这也是嘉善县违法占用基本农田问题十分严重的原因之一!”

       “2012年8月,省国土厅发布消息说,嘉善县国土局依法对非法占地的嘉善天昱五金制造公司作出了行政处罚,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没收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它附属设施,并罚款6.58万元。而结果就是罚了点儿钱,就把案子交给了法院,从此不了了之了。拆什么房子,连工厂的一根毛也没动啊!”周林兴告诉记者:“这么多年,我们老百姓早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记者采访的天凝、姚庄、干窑三个镇的村民中,与周林兴有同样认识和判断的,还有田友林、顾亚萍、叶福明、吴四娟等多名村民。

       “‘华佳通塑业’没经过审批就强行在基本农田上盖了厂房,我们多次向镇、县有关部门进行举报。直到2013年4月10日,县国土局才给我一封答复函(善访(2013)3/247号),认定了‘华佳通塑业’非法占地30亩的事实,还表示要对未经审批的占地行为依法予以处理。但这只是欺骗老百姓的把戏而已!”田友林看着投诉材料告诉记者:“国土局罚点款就把案件交给了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直到今天,也没有实际行动啊!”

       “自2008年3月开始,我们数十次向县国土局举报本村企业违法占地的问题,他们终于作出了6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善土资罚字[2009]L—2号、 [2009]L—3号、[2009]L—4号、[2009]L—5号、[2009]L—6号、[2009]L—7号),认定创兴木业公司、文高玻璃搪瓷公司等企业违法占地67.75亩。”顾亚萍手指一堆材料称:“但是,国土局以罚代管,除了罚款,行政处罚决定书也是一纸空文而已。违占企业的相关厂房从没被依法拆除过,因为案件移交到法院后,就石沉大海了!”

       “这些年来除了拆除农民的几间猪舍,谁听说过嘉善县还拆过在违占耕地上建的厂房吗?!这样一来,有些企业就可长期租用村里的耕地了,达到了以租代征的目的,每平米罚款才5到10元,企业划算,‘华佳通塑业’就是这种企业!”王华告诉记者。

       “我们将县国土局起诉到县法院,可是法院不予立案!”说着,顾亚萍递给了记者一份材料。

       记者一看是起诉县法院的《行政诉状》复印件。其诉求是:对国土局作出的善土资罚字[2009]L—2号、[2009]L—3号等6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法处罚到位;追究县国土局行政不作为的法律责任。

       “我们又将县国土局起诉到嘉兴市法院,还是同样的结果。”顾亚萍看着记者说:“哪里才是我们老百姓说话的地方呢?”

       “嘉善县违法占地很严重的原因之一,就是负有土地监管责任的国土局在帮助违法企业!”顾亚萍称。

       据记者了解,自2008年起,村民代表顾亚萍、柴海娟、高水英等十几位村民,就连年举报创兴木业公司、方顺铸造公司、文高玻璃搪瓷公司等企业违法占地的问题。

       “2009年2月23日,嘉善县国土局作出答复称,这3家企业用地均合法。我们在省国土资源厅查看土地批文,发现创兴木业的批文,即浙土字(B2003)第10614号,与嘉善县呈报的(善)土字{B(2003)584}号不符合。而且,在省政府审批意见栏中,没有主管领导签名!另外,在创兴木业《违法用地补办用地报批手续通知书》中,省厅执法监督局意见一栏为空白,没有主管领导签字,也没有公章,仅仅是时任副县长的吴建平签字批准补办!”顾亚萍说:“我们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事实,难道国土局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吗?!”

       顾亚萍随后递给记者一沓子材料称:这就是我们从省厅复印出来的关于创兴木业用地报批的材料。

       记者查看过后得知,顾亚萍的说法与此材料一致。

       叶福明告诉记者,他也有类似的遭遇:“2009年6月18日,县国土资源局给我的《要求信息公开的有关事项》说,省政府批准了东能电子公司和卡斯迪金属制品公司的用地申请,批准文号是浙土字C【2006】0249号和浙土字C[2006]0023号,但到省厅查资料得知,这两块地都处于上报待批阶段,并未被批准!”

       县国土局:用地符合规划,经过了审批

       带着村民反映的问题,记者采访了嘉善县国土局吴建民(原任国土局法规科科长、执法大队大队长,现任办公室主任)、陆川根(原任县国土局办公室主任,现任法规科科长、执法大队大队长)、干窑镇国土所吴所长等相关人士。

       针对田友林反映的问题,吴建民说:“华佳通塑业”违法占地问题,国土局已经做出了行政处罚,并将案件移交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至于什么时间执行,要看法院的。

       “采访中,村民反映,现在形成了一个怪圈,部分人违法占地,国土局罚款,案件移交法院,就没结果了。”对于记者的转述,吴建民称:“我们依法办事儿。”

       对于记者提出的“你在法规科长的位置上共4年,有多少案件移交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问题,吴建民摇头说:“说不出来!”

       “是否接到村民关于干窑违法占地的举报?是否查过?”对于记者的提问,吴建民回答:干窑占地合法,没问题,经过了省政府批准。

       “保利·西塘越项目建了别墅,你们知道吗?”记者问。

       “不清楚!”吴建民的回答干脆利落。

       “据村民反映,占地七八百亩!”记者又把问题抛给了吴建民。

       “没有那么大,经过了审批。”陆川根插话道。

       “村民叶福明等人说,(他们村)被荒芜的国家一类耕地就有上千亩!”面对记者的转述,陆川根回答:没听说。

       “新星村顾世荣举报,在2010年的前六七年,干窑镇被非法占用的耕地就有1.5万亩,有近5000亩被抛荒!”记者看着吴建民直截了当地说。

       “让他们指出来!”吴建民称。

       “村民反映干窑开发区圈而不建,建而不用,我也看到了圈而不建,建而不用的问题,你们是否了解?”记者问。

       “不太了解。”吴建民答。

       “作为国土监管部门,且村民多次举报,我只想问你们是否知情?村民反映西塘越占地七八百亩,占的都是优质耕地,国土部门掌握的究竟是多少?嘉善这么多耕地变成建设用地,而基本农田、耕地的审批是非常严格的!”面对记者的提问,吴建民的回答还是:有规划,经省政府审批。

       “干窑一望无际的耕地被圈被占,那么大面积仅仅省政府审批就可以?”记者不解。

       “那是逐年审批的!”吴建民称。

       “耕地上可以建别墅吗?”记者问。

       “禁止!”吴建民答。

       记者还是试图从一个侧面了解近几年来嘉善县占用基本农田的情况,于是就问吴建民:你在位4年,共查办多少起违占案件?他的回答还是“不清楚”。而在后来的采访中,县国土局的一位女同志则告诉记者:仅交法院强制执行的案件就很多,具体数量找法规科要。

       记者又找到了法规科李姓副科长,主要目的还是了解基本农田被占情况,而采访则从“县国土局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案件有多少”的提问开始了。

       他的回答是:国土局没有统计。

       “村民反映,国土局把基本农田说成是普通耕地或者荒地上报,欺上瞒下,还化整为零!”记者看着李副科长说。

       李副科长否定了这种说法,并表示:要建设首先应符合规划,要有审批。他还解释说:“我们的规划可以调整,按照占补平衡的原则。”

       他的说法让记者吃惊,记者知道,基本农田受法律法规严格保护,未经国务院审批,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理由占用。

       “嘉善有永久基本农田吗?”记者问。

       “现在上边有要求,我们正在着手调查。”他回答。

       “干窑工业功能园区占地大概多少亩?”记者找到了干窑国土所的吴所长,并向他发问。意图还是了解基本农田被占情况。

       他不予回答。在记者的连续追问之下说:新占了1000多亩。

       “其中有没有基本农田?”面对记者单刀直入的提问,他所答非所问:规划做调整了。

       “原来有没有基本农田?”记者追问。

       他终于承认:之前都是基本农田。

       这时,退休返聘的国土所老所长唐坚强走近记者说:嘉善14%是普通农田,86%是基本农田。

       “这里入驻的企业有多少家?”记者问。

       “不清楚!”吴所长答。

       “入驻企业有没有违法占地的问题?”记者再问。

       “都是合法途径进入的,没有违法占地。”唐坚强称。

       律师:国法不容亵渎

       记者采访了中国知名大律师朱爱民(北京衡卓律师事务所)和黄业华(上海方涛律师事务所),他们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朱爱民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管理法》第四十五条有明确规定:“征收基本农田、征收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三十五公顷的、征收其他土地超过七十公顷的,由国务院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第三章第十五条规定:基本农田保护区经依法划定后,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改变或者占用。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选址确实无法避开基本农田保护区,需要占用基本农田,涉及农用地转用或者征用土地的,必须经国务院批准。这就是说,占用基本农田,必须经国务院审批,否则不论你符合什么规划,以什么借口占用基本农田,都是肆意践踏法律,损害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行为,是违法犯罪,对于直接领导者和具体经办人以及越权审批的行政机关的直接领导者和经办人,都应依法追究责任,对于非法占地给农民造成的损失也要承担经济赔偿责任。

       黄业华说,我国近年来无论是行政执法机关还是法律部门对非法占地,尤其是非法占用基本农田加大了处罚力度。像“华佳通塑业”这种企业可以不顾农民的反对占用基本农田,没有政府的“支持”可能吗?执法部门所作的处罚应该是返还农民的土地,即使有所谓的审批手续,那也得看审批的程序及要占的土地性质,如果是基本农田,省政府怎么有权批?对非法占用农民土地的企业,仅仅采取罚款处理,显然是有悖法律规定的,也是糊弄农民的一种手段而已。违法犯罪的人无论是官,还是商,都应受到法律的惩罚,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视法律为儿戏。

       截稿前,田友林、周林兴、顾亚萍等纷纷给记者打来电话表示,希望嘉善县政府相关部门依法对违法占地企业,进行严肃处理,而且要处理到位,并返还农民被强占的基本农田,从而维护法律和县政府的尊严!周林兴还说:“嘉善县违法侵占基本农田的问题这么严重,负有土地监管责任的嘉善县国土局,难道不该反思自己的阵地是否失守了吗?而作为保卫公平和正义的最后防线的法院,是否也该反思一下自己的作为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证件查询  |   备案信息  |   通知公告  |   版权所属    
独家运营机构:北京汉魂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3669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929